“不值钱”的网易云音乐:阿里辅助 带亏上市

“我发自内心希望网易云音乐上市。”

这是一位腾讯音乐人士在财报季后发出的感慨,因为音乐市场太难,他好奇网易如何应对。一语中的。

5月26日晚,网易云音乐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准备在香港上市,这成为继有道之后,网易拆分的又一旗下上市子公司。

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11.48亿元、23.18亿元、48.95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0亿元、20亿元、30亿元,三年内烧钱70亿。

作为网易云音乐最大竞争对手,2020年,腾讯音乐营收291.5亿元,同比增速23.6%;利润41.6亿元,同比增速4.3%。

从业务上,两家并不在一个量级,但在关键的一二线城市用户及90后用户上,双方各有胜负。

随着网易云音乐上市计划落定,这也在向市场宣告,战争方向已从扩张转为变现。

三年亏70亿

网易云音乐最大优势,在于用户群。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网易云音乐月活数量达到1.81亿,3年间年复合增长率31%;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达到1600万,3年间年复合增长率95%。此外,网易云音乐每名活跃用户每天听歌时长达到76分钟,90后用户占比89%;活跃用户中,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超过60%。

这样的流量结构衍生出网易云音乐目前的商业模式,其收入主要来源于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两种门类。2020年,前者营收26.23亿元,占比53.6%;后者收入为22.73亿元,占比为46.4%。目前,在线音乐服务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保持相对稳定,2018年为8.9元,2019年为9.3元及2020年为8.4元。据招股书解释,在线音乐服务包括会员、广告、数字专辑与单曲销售及转授权在内的四种业务类型。

社交娱乐服务则以直播收入为主,是网易云音乐近期的增量。招股书显示,其社交娱乐服务月付费用户数由2018年的5800名增至2020年的32.71万名,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由2019年的477.6元增至2020年的573.8元。直播业务高速增长背后,凸显了网易云音乐的变现压力。

多位网易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时任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被边缘化的很大原因是业绩增长乏力。目前,网易创始人丁磊直接负责云音乐。

对于未来方向,网易云音乐指向社区流量,其预期中国在线音乐及娱乐平台市场在2025年将达到167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2.2%。网易云音乐称将专注于通过培养“云村”社区扩大用户群体及用户参与度,为长远盈利能力铺平道路。

“云村社区承载的是网易云音乐未来的差异化,或者说我们以前有很大的差异化,现在想把差异化放大。”在2019年,朱一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腾讯亦可撼?

客观上,网易云音乐在细分市场确实存在优势。

但体现在估值上,市场似乎并不买账。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第一轮融资每股成本为10.83美元,第二轮融资每股成本为18.37美元,第三、四轮融资每股成本均为22.56美元。涨幅有限。

“我们看不到网易云音乐的长线未来,创新有限。”多位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

值得注意的是,百度在第二轮融资中入局,持股占比4.26%。阿里系淘宝中国在第四轮入局,占比10.81%,云锋基金占比5.41%。阿里获得了网易云音乐中的一个董事会席位,淘宝电商内容业务部副总裁俞峰担任非执行董事。网易在云音乐中持股62.46%。

百度入局有着战略意图,但似乎反响不佳。“导流实际效果相当有限。”有百度音乐时任业务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阿里入股,则是不愿意音乐流量旁落腾讯。就在此前,阿里关闭了虾米音乐。

当网易云音乐走向社区流量故事时,腾讯音乐也在规划腾讯生态导流。财报显示,一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MAU 6.15亿,同比降低6.4%;社交娱乐服务MAU2.24亿,同比降低14.2%;社交娱乐付费用户1130万,同比下降11.3%,对应付费率5.5%。

腾讯音乐并不讳言,月活下滑有受到多种娱乐平台冲击的因素。

为了解决流量问题,腾讯音乐持续向腾讯大生态靠拢。在财报电话会上,腾讯音乐高管透露,熟人社交与陌生人社交质量,将是流量增量。“在熟人社交这一部分会聚焦于提供一些工具,如何能让用户在微信和QQ上消费音乐内容,会提供一些音乐创作工具,或者是两个朋友之间互相可以消费音乐的场景,力图在微信跟QQ上增加我们自己的音乐播放量。”腾讯音乐高管称。

另一大尝试则指向视频号。“后续可能会考虑和微信视频号有一定联动,音乐人可以在微信上开辟自己账号,内容能够非常方便地分发到平台,来推动音乐人跟粉丝之间基于短视频内容的互动关系,也能够增大平台因视频内容消费的时间。”前述腾讯音乐高管表示。

实际上,在顶层架构端,腾讯音乐的草蛇灰线,已伏脉于千里之外。4月15日,腾讯音乐宣布新一轮管理层调整,由梁柱担任CEO,主管TME旗下各业务条线的工作;原CEO彭迦信担任执行董事长,负责长期战略制定、董事会与公司的整体协调等工作。

而梁柱曾负责包括QQ和QQ空间等在内的社交平台。此外,梁柱在2014~2016年期间主管QQ音乐,并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创立了全民K歌。

对网易云音乐来说,与腾讯差距依旧巨大,但利好亦不断。随着反垄断推进,腾讯对于核心音乐版权不得不选择放手。此前,索尼音乐娱乐(SME)宣布与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达成数字分销协议。索尼与网易云音乐系首度达成直接版权协议,这意味着,此前腾讯音乐独占索尼音乐大陆地区版权局面成为历史。此外,网易云音乐生态酝酿出的独立音乐人,也在逐步扛起流量大旗。

而核心音乐版权,曾是腾讯相对网易云音乐最大的竞争优势。

(作者:贺泓源 编辑:林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盈丰国际官方_官网登陆 » “不值钱”的网易云音乐:阿里辅助 带亏上市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