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是在这个国家当总统

立即订阅▲收听音频

在韩国特殊的政治经济体制下,处在权力分配中心的总统,一方面拥有超级权力,另一方面又会陷入政商关系的泥潭。

经过近半个月的闹腾,美国总统大选基本上尘埃落定了。

11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在记者会上“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

另一边,特朗普还在为控诉拜登团队选票造假而奔波。

既然木已成舟,现在人们普遍在猜测:特朗普有没有可能被关进监狱?他的团队有没有可能遭遇政治清算?

最近,CNN、路透社等外媒发表文章,称特朗普“或将对自己实行特赦”。

根据美国宪法,总统拥有“赦免权”。在美国历史上,总统赦免亲人、官员确实有先例可循,但是赦免总统自己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美国立国244年以来,总共产生45任总统。从美国的政治传统来看,现任总统对前任总统进行政治清算的概率可以说是零,除非特朗普真的干出一些侵犯美国宪政基础的幺蛾子事件,否则他被关进监狱的概率其实挺小的。

不过在一些亚洲国家,政治清算却似乎成为一种“传统”,尤其是韩国。

就在10月29日,韩国大法院对前总统李明博涉贪腐案件进行审判。终审结果是,李明博因挪用企业资金和受贿等罪名获刑17年。 

李明博今年已经79岁了,如果没有特赦,他将很有可能在监狱中度过余生。

外界普遍认为,李明博的入狱是文在寅对他的政治报复。剧情大致是这样的:

韩国第九任总统名叫卢武铉,他年幼时家境贫寒,后成为律师,步入政坛,是韩国政坛左派的代表人物。

卢武铉有着远大的政治理想,坚持奉行对朝鲜的友好政策。但是朝鲜一点都没给面子,反而升级了“朝核危机”。

外交不行,经济也搞砸了。

身为左派的卢武铉上台后对财阀开刀,增强监管和透明度。但是打压财阀的结果是国内投资减少,对生产和消费产生了连锁的消极反应。

在他任期内,尽管韩国经济总量从世界排名第10倒退到第13位,并且韩国平均房价上涨55%。

在民众极度失望声中,卢武铉黯然下台,右派的李明博当选新一任总统。

李明博此前担任过首尔市市长,但受到卢武铉处处压制。李明博上台后,一方面通过扶持财阀发展经济,另一方面开始在卢武铉身上“找茬”。

终于,在总统“操纵”下的检察官在卢武铉夫人身上找到突破点,指控卢武铉涉嫌受贿。站在舆论风口浪尖、心力交瘁的卢武铉,在2009年跳崖自杀。

但是卢武铉有一位“军师”兼小兄弟,他就是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

文在寅曾出任卢武铉政府的民政首席秘书官

卢武铉去世后,文在寅决心参与大选。2017年5月,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随后开始整肃韩国财阀,并对李明博展开调查。不仅如此,李明博的亲信、儿子、哥哥都先后被查出涉嫌贪污受贿,被捕入狱。

有意思的是,李明博的这两起贪腐案早在2007年竞选总统的时候就曝光了。

大韩民国成立以来,经历了19届共12位正式总统(不包括代理总统),除去在位的文在寅外,其余11位的下场都比较凄惨。

我大致盘点了一下,在这11位总统中,一位被迫流亡国外,两位遭遇政变下台,一位被刺杀,一位自杀,两位因为亲人贪腐受贿下台,还有四位被判刑入狱。

这种奇葩景象,在全球政治界十分罕见,韩国总统似乎都中了“青瓦台魔咒”(青瓦台是韩国总统府邸)

那么,为什么韩国人对自己的总统下手如此狠呢? 

在我看来,主要原因是在“畸形”的民主政治体制下,韩国社会诞生了三样东西:大财阀、权力膨胀的总统和高度独立的检察院。

先从韩国历史说起。

韩国的前身是封建王朝——李氏朝鲜,历代君王受中国皇帝册封。

到了近代,朝鲜受日本殖民统治,1910年被正式吞并,二战后又被美苏共同托管。后在右翼势力领袖李承晚开展的“反托管运动”下,1948年,朝鲜半岛的南部诞生了一个新国家——大韩民国。

韩国的国土面积只有约10.3万平方公里,人口5100万左右,和中国的浙江省相仿。到今天大韩民族仍被分裂在两个“处在战争状态”的国家里(朝鲜并不承认《朝鲜停战协议》)。朝鲜半岛南面与日本隔海相望,北面是中国,在地缘政治中,历来被视为“缓冲地带”。所以韩国人有非常强烈的危机意识和民族自尊心。

为了在夹缝中求生存,发展经济当然是唯一的出路。

但是朝鲜半岛地势复杂、资源贫瘠,韩国唯一的选择便是倾全国之力,搞几个大家伙出来。

在随后的半个多世纪里,韩国人孵化出了三星、现代、LG等超级集团。如今,这些大财阀几乎拥有匹敌一国的实力。

韩国大财阀的壮大,背后是韩国政府倾全国之力的支持,在此过程中就难免出现政商之间纠缠不清的裙带和利益关系了。

美国结束托管后,在韩国留下了三权分立制度。

但是,在韩国社会中仍然遗留了封建统治和日本殖民时期的色彩,比如沿用了日本人留下的大陆法系,以及郡县制等具有高度中央集权性质的政治传统。再比如,韩国实行的是一院制,在野党在国会中几乎掀不起波澜。

1948年建国后的40多年里,韩国政府一直以“军政府”的形态进行独裁统治,总统从未向民主妥协,其结果是韩国总统的权力逐渐膨胀。

所以韩国社会一直存在明显的阶级观念,普通民众对公权普遍存有畏惧和警惕之心,同时,野心家也频繁出现在政治权力的争夺中。

在1990年韩国民选政府掌权之前,总统的下场基本上和政变以及内部权力斗争有关。

比如,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曾发动“5.16”军事政变,把总统尹潽善赶下了台。而他自己却在和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共进晚餐时,遭后者刺杀。

但与此同时,韩国财阀和韩国经济在军政府时期(尤其是朴正熙执政期间)却得到迅速发展,政府与财阀的关系也逐渐从“扶持”到“勾结”发生转变。

韩国的发展模式因此被称为“东亚资本主义”——既拥有欧美特色的民主政治体系,同时具备高度集权和政商融合的东亚特色。在这种政治经济体制下,处在权力分配中心的总统,一方面拥有超级权力,其行政命令几乎和一般法律等效,紧急状态下甚至可以越过国会,另一方面又会陷入政商关系的泥潭,产生政治交易。

在这种矛盾的运转模型之下,韩国逐渐形成了独立的检察官制度。

韩国的检察官体系沿用了日本殖民时期“检警一体”的检察制度:警察的工作受到检察官的主导。检察官还拥有调查刑事案件和起诉犯罪嫌疑人的最高权力,具有高度的独立性,而且不受任何监督。

有一段时间我非常喜欢看韩剧。

我发现,韩剧有两个重要的主题。一是青春恋爱剧,每集40多分钟的片子里,主角有一半时间在掉眼泪,一半时间则是喊100次“欧巴、欧巴”。 

另外一个主题就是政治。韩国人对政治人物保持着极大的警惕。

在不少韩剧中,身居青瓦台的总统是一个灰色甚至反面的角色,而那些年轻帅气的检察官往往是正义的化身。

韩国电影《王者》,讲述韩国检察院与政坛游戏

然而在实际的韩国政治中,庞大的检察官团队内部也存在着激烈的竞争,派系林立,每次政党轮替,现任的总统就会操纵检察官调查已卸任的总统;检察官也可以与在野政治人物合作,通过调查扳倒现任政治人物。

在这一过程中,检察官极有可能成为权力寻租的政治工具。 

在“财阀式”经济增长模式无法被替代的前提下,韩国复杂的政商关系很难被彻底地扭转。在这种背景下,独立的检察官系统可能就成为了韩国民众日益追求政治透明和民主的救命稻草。这种危险的三角关系,在很长时间里仍将统治韩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

有人开玩笑说,在今天的全球职场上,如果有三个最危险的职业,其中一个一定是韩国总统。

反观特朗普,他在美国的民主体制下,似乎要幸运得多。但美国政坛会不会因他而开政治清算之先河,会不会出现“白宫魔咒”,这就是另外一个值得探索的话题了。

今天这篇文章改编自《每天听见吴晓波》的音频。【点击此处,立即收听】

吴老师还聊了聊以下几个话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盈丰国际官方_官网登陆 » 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是在这个国家当总统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